华人澳洲中文论坛

职业落差:从办公室白领到澳洲公交车司机,你还愿意移民来澳洲吗?

[复制链接]

2021-5-11 00:06:14 488 0

在母国拥有体面工作且资历丰富的新移民来到澳大利亚后不得不做着收入微薄、没有保障的工作,因为他们所拥有的资质并不完全符合澳大利亚标准。
考虑到多年所学以及经济投入并没有带来对等收益,对身处其中的移民来说,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但对另一些移民来说,摆脱白领工作的枷锁以及与之相伴的高压环境,这种机会是种享受。
埃德文(Edwin)和丽塔·库苏马(Rita Kusuma)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是一对印尼夫妇,从雅加达搬到悉尼后,他们从办公室白领变成了公交车驾驶员。
pic_1620347498_84457.jpg
库苏马太太告诉ABC,要过上“体面的生活”并不需要优异的学习成绩。
库苏马先生曾在印度尼西亚银行(Bank Indonesia)从事八年的IT工作,库苏马太太是一家配电公司的财务主管。
对库苏马太太来说,在悉尼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除了让她谋生之外,也给了她白领工作所没有自由。这份工作很灵活,让她有更多机会与家人相处。
她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印尼语组的记者,开车意味着她不必处理堆积的公务,也意味着不会再有人希望她无偿加班。
“这些会让我们觉得工作有乐趣,” 库苏马太太说。
但当家人得知她在澳大利亚转行做别的工作时,她在雅加达的家人并不看好。
她说,一些家庭成员对她的选择“嗤之以鼻”,一位亲戚说她让祖先“丢脸”。
她说,在印尼,一份体面的工作会给人感到有面子,所以工作所带来的声望就成了人们要去奋斗的东西。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发展研究高级讲师宏兰安(Lan Anh Hoang)告诉ABC,亚洲一些地方认为个人的成功会影响整个家庭,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何家庭会对其成员从事某些职业感到“丢脸”。
“亲属们或许并不指望[他们的亲戚]在澳大利亚获得成功会让他们也得到经济上的好处,但这是一种地位的提升,会给整个家庭带来荣誉和声望,” 她说。
宏女士解释说,人们认为这种享有声望的工作会带来经济上的稳定,比如工程、会计和商业。
她说,即使像安多(Anh Do)这样的多领域艺术家,也会被澳大利亚越南裔社区的许多人视为“不循规蹈矩”。安多一名澳大利亚越南裔艺术家,他是ABC电视剧《安多画笔下的名人》(Anh's Brush with Fame)的明星主持。
pic_1620347499_62675.jpg
安多打破了澳大利亚越南裔社区传统上对职业的期望。
对非传统职业的负面看法甚至出现在了宏女士的课堂上,她的一些澳大利亚越南裔学生说,他们的父母对自己学这门课感到“不高兴”,因为发展研究被认为“不会带来丰厚收入”。
“[通过学习发展研究]成为商界精英并爬上社会顶层,这个可能性非常有限,” 她说。
罗伊德·林库姆(Roydeh Lingkum)也是一名澳大利亚移民,他不得不力排众议,摆脱家人对他职业转变的批评。
林库姆今年29岁,是一名生活在墨尔本的面包师。他以前是马来西亚沙巴州的一名道路维护主管,手下有多名员工。
林库姆告诉ABC,他选择“不理会”马来西亚家人的负面看法,他要专注于新工作机会为他带来的提升。
“只要能独立,我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他说。
“我对工作的好奇以及澳大利亚的机遇让我不再去想[职业声望]之类的事情。”
pic_1620347501_14624.jpg
罗伊德·林库姆放弃马来西亚道路维护主管的工作(左)在澳大利亚成为了一名面包师。
他说,除了家人,没有多少人批评他的职业转变,因为在马来西亚被认为不高端的工作,在澳大利亚却享有高薪。
“我觉得,在巴沙,只要能赚大钱,人们不会在乎你做什么,” 他说。
部分移民或许会对他们能在澳大利亚找到一份不需要很高技能的工作感到满意,但也有很多移民不得不屈就以在澳大利亚找到有偿工作。
莉娜·卡巴罗(Lina Cabaero)是亚裔女性工作组织(Asian Women at Work)的一名协调员,这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提倡改善澳大利亚亚裔女性移民的工作条件。卡巴罗告诉ABC,在这个组织中,有很多人在移民澳大利亚之后,不得不降低身段。
“我称这个为职业降级,” 卡巴罗女士说。
她说,亚裔女性工作组织中有一位会说俄语和普通话的中国医生,但因为英语不太好,最后她成了一名服装业的外包工。
ABC全国问卷调查Australia Talks发现移民在就业上面临机遇差距
过去10年在澳大利亚定居的移民更倾向于认为就业机会对他们个人来说是一个问题
新移民中的57%表示就业机会是一个问题,而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人中,持这一观点的人占44%
新移民中的68%表示更好的工作让他们感到更开心,而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人中,持这一观点的人占41%
另一名成员索菲(Sophie)告诉ABC,她在中国时是一名机器设计师,但因为语言障碍,她来到澳大利亚后成了一名工厂加工工人,后来又成了一名酒店客房清洁工。
她解释说,尽管她在中国“从未”做过蓝领工作,但为了养家糊口她“别无选择”。
卡巴罗女士补充说,对于那些通过配偶签证或家庭签证获得澳大利亚居住权的人,澳大利亚政府“并没有充分利用”这些人的技能。
就业、技能、小企业和家庭企业部(Minister for Employment, Skills, and Small and Family Business)发言人就卡巴罗女士的观点对ABC进行了回应,该发言人称,政府“更注重雇主担保移民,在这一签证类别中,签证申请人获得相匹配的工作是获得签证的一个前提”。
pic_1620347501_15624.jpg
体面的白领工作中的弊端对一些人来说意味着要牺牲很多。
但对于那些就业与专业不对口的人来说,从底层开始慢慢发展可能会产生持久的影响,尤其对移民们在澳大利亚出生的第二代来说。
墨尔本大学2017/2018年澳大利亚多元文化青年普查(Multicultural Youth Australia Census)结果显示,对那些父母从事低技能工作的青年们来说,社会流动是他们担心的一个主要问题。此次普查调查了约1920名年龄处于15至25岁间的澳大利亚多元文化青年。
“因为我父母在这里地位不是很高,也不认识什么人,而且他们从事的工作都相对‘低端’,比如工厂工人或半职服务人员,所以很难知道如何找到工作或要去哪里找工作,” 一位受访者表示。
另一名受访者称,比起那些已经与澳大利亚社区建立更多联系的同龄人,移民背景让他们的工作前景“处于不利地位”。
但澳大利亚的社会流动性要复杂得多,而且对于像悉尼的库苏马太太这样的移民来说,做一名公交车驾驶员可以保障她的孩子们“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追逐自己的梦想”。
她解释说,家乡的亲人们并不知道那些学习不好的人也可以在澳大利亚过上高质量的生活。而且即使她想回到办公室工作,那意味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
“我就是这么想:‘如果连陪家人和父母的时间都没有,那么位高权重又有什么意义?’”

1620347588743052.png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以上内容转载自ABC 中文,AUS贝小主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论坛元老
:
论坛短信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7575

帖子8097

积分23949

图文推荐

  • 国民党民调:75%不满政府纾困方案

    国民党21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75%的台湾民众

  • 缅甸军头抵莫斯科 出席国际安全会议

    敏昂莱(右)在抵达莫斯科后,与俄罗斯军官展开

  • 微软大中华区高层再调整:包嘉峰任中国区总

    图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姜菁玲 6月21日,微软

  • UN发布全球城市竞争力TOP10 中国仅一座城市

    联合国人居署最新发布的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中,通

  • 美豆价格跌7%!中国买家一日购买8艘船美豆

    本文为「金十数据」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