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澳洲中文论坛

赢一场官司,又被索赔500万,普通车主斗得过特斯拉吗?(组图)

[复制链接]

2021-9-28 19:19:56 11 0

韩潮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这是一家股票市值超过丰田、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在短短十几年里从一家初创公司一跃成为世界新能源行业的标杆。在2013年进入中国后,特斯拉拥有一个人员庞大、持续扩张中的公关部,以及行动力极强、不怕麻烦的法务部。
这次,韩潮打赢了这场官司,却引发特斯拉反击,惹来更多的官司。
韩潮打赢了特斯拉。
9月16日那天上午,一份来自北京二中院的邮件寄到了韩潮在天津家里的快递点。取到之后,韩潮没有立刻回家,他站在快递点前拆开,拿出15页的二审判决书,直接翻到了最后。
回忆起那个时刻,韩潮觉得自己“心态很平和”,直到他看到8个字:“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心脏才像刚反应过来似得漏跳了几拍。紧接着,喜悦涌了上来,他站在原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两年前的5月,韩潮买下一辆37.97万元的二手特斯拉Model S。买车前,销售人员承诺,车没有水泡、火烧,无结构性损伤。但后来他发现,车的后侧叶子板有明显修复痕迹,是存在结构性损伤的事故车。围绕着特斯拉是否“欺诈”消费者,一场持久战打响了。
战役历时755天,期间经历一审、二审,共计五次开庭,终于落下帷幕。“维持原判”,意味着特斯拉需要按照2020年12月4日北京市大兴人民法院在一审中的裁定,“向韩潮退还379700元购车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1139100元”,也就是退一赔三。
这次胜诉,是国内少有的特斯拉车主维权成功案例,有着标志性意义。拿到判决书后,韩潮发了一条微博,附上了判决书全文的图片,被转发八千多次,点赞3.7万。最近几天,不断有媒体联系采访,他手机的微信图标上总是挂着3个红点儿。

inuv2u3o2al.jpg

inuv2u3o2al.jpg

韩潮收到的最终判决书。图 / 受访者提供
回忆起过去的755天,韩潮感到疲惫和麻木:“这些事情我说了得有几十遍了。”很多细节和情绪已经被淡忘。但通过他的经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面对特斯拉,一个消费者想要获得答案有多艰难。
像打卡一样维权
韩潮是天津人,80后,从事奢侈品相关工作,主要是从专柜或其他渠道拿到产品再倒卖给客户。他代表着特斯拉典型的受众群体:中产阶层,会尝试新鲜的事物,喜欢特斯拉的科技感。
刚买下那辆Model S时,他觉得车的线条流畅,外观好看,驾驶体验也很好。有几次,他开车载家人和朋友出去玩,车加速的瞬间,会感到“推背感”。有人说:“电车就是不一样。”
但很快,问题出现了。AP(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几天一报错、屏幕乱码、充电充不进去……两个多月里,这辆车有记录的维修就有7次。韩潮去了十几次特斯拉天津服务中心,跟工作人员调侃:“我每天都来你们这,像打卡上班。”
更严重的事故发生在3个月后。韩潮回忆说,2019年8月24日,晚上10点多,他开着这辆车要上高速时,车突然“砰”一声,刹车和电门全都瘫痪,车速瞬间从120km/h下降到56km/h,屏幕上跳出来来一整列故障码。惊慌之余,韩潮凭借余速溜车到应急车道,等速度耗尽停在路边。凌晨3点,车才被拖到服务中心。
韩潮有了退车的想法。那条高速十分危险,大货车来来往往,速度飞快。“人在受惊吓的时候可能会分泌一些激素,我后来有2个小时肚子特别痛,绞痛。”
走上法庭前,韩潮与特斯拉协商多次,都没有达成一致。最核心的问题在于,韩潮希望更换一辆安全的二手认证车或全款退车,但特斯拉认为,车在使用阶段折损了约10万元,不管换车还是退车,韩潮得承担这部分损失。
韩潮去市场监督局投诉,被建议给车做全面检测。在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的鉴定里,韩潮看到了明确的结论——这辆车存在结构性损伤。即便如此,特斯拉仍然拒绝退车。漫长的法律诉讼从这里开始了。

gwp5gozf5ep.jpg

gwp5gozf5ep.jpg

韩潮曾发微博配图称,自己购买的车“被切割”的部分在国标中都属于结构件。图 / 微博@ID-韩潮
强劲的对手
韩潮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这是一家股票市值超过丰田、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在短短十几年里从一家初创公司一跃成为世界新能源行业的标杆。在美国,它遵循“第一性原理”,没有公关部,全靠马斯克通过社交网络对外喊话。在2013年进入中国后,特斯拉拥有一个人员庞大、持续扩张中的公关部,以及行动力极强、不怕麻烦的法务部。
与其他车企更倾向于协商解决相比,面对维权车主,特斯拉从不在意打官司需要耗费多少成本,只要纠纷产生,诉讼是免不了的。在裁判文书网上,可以搜索案件名称中带有“特斯拉”的310篇文书,大多数是特斯拉获得胜利。
特斯拉擅长打官司。一个案例里,一位车主在交过94.82万元购车款后去提车,发现车辆有开裂、磕碰,当天办理退保手续后,他起诉了特斯拉。法院最终判决表示,虽然车主已经交钱,但他发现了问题,没有提车,没有真的被欺诈。车主败诉。
特斯拉还有多次二审翻盘的战绩。一位车主怀疑自己的“新车”其实是二手车,通过司法鉴定证实车辆“左后车门曾进行维修”。在一审已经判定特斯拉欺诈、退一赔三的情况下,特斯拉上诉,找到一位美国工程师出示报告,说明车辆是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瑕疵修复,而不是事后维修。最终,车主不仅没有拿到赔偿,还自己支付了全部的诉讼费和68000元的鉴定费。
特斯拉法务部在行业内闻名。北京浩东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律师张晓玲告诉每日人物,“特斯拉在设计合同的时候就排除了很多风险,把风险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或是将潜在的风险归因为目前的技术问题。这会让消费者在维权时陷入被动,你能想到的问题都被排除了。”
在这种情况下,站在特斯拉对面的律师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跟大企业对抗非常难,可能有一些律师认为案件不大,收益不好,不愿意接。就算接了,律师也要生活,投入大量精力去做一个胜算很小的案子,不划算,可能就想着走个程序。”
决定起诉后,韩潮来到天津一家老牌律所,律所规模很大,团队里有超过200人,有不少行业里知名、经验丰富的律师。但了解案情后,律所给他安排了一个年轻律师。
在韩潮的印象里,这位律师的积极性不高。有一次,他在微信上发证据给她,却得不到回复,发到第三次,对方才说:重复的话就不要再说了。韩潮最初在天津起诉,2020年底第一次开庭时,这位律师连律师证都没带。
张晓玲律师说,在应诉时,特斯拉习惯寻找经验丰富的执业律师,还有各个领域、机构的证人出庭。
这也在韩潮与特斯拉诉讼的二审里得到了体现。特斯拉找到“宾利退一赔三反转案”的律师为自己辩护,拿到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相关函件与韩潮抗辩,还请来了两位专家出庭质证。

hs4lrxzg0hw.jpg

hs4lrxzg0hw.jpg

二审时,韩潮在微博发布了这张剧照台词,并称自己已做好了各种准备。图 / 微博@ID-韩潮
较真的代价
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打官司意味着什么?
首先要付出大量的时间。韩潮大学学建筑相关专业,对法律了解不多。维权之后,他恶补法律知识,与特斯拉相关几百份文书几乎全看了一遍。他也关注其他车企相似的案例,可以不假思索地讲出几年前奥迪的一起二手车欺诈案中的关键细节。这个案子里,起诉状、答辩状都是韩潮自己写的。
韩潮学着理解法律严密的逻辑。他与特斯拉的诉讼涉及“欺诈”,需要先证明他购买的车辆是事故车、存在结构性损伤,再证明他不知情,最后证明特斯拉知情并隐瞒,存在“不当得利”。
有一阵子,韩潮一打打一天保险公司的电话,然后不停在天津、北京之间往返,“因为我不知道这辆车在哪里出过事”。他花费数千元在专业的 APP上查询这辆二手Model S的记录,但它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在任何的终端都看不到以往的问题。正因如此,韩潮可以证明自己并不知情。
特斯拉曾在庭审中提出自身“不存在不当得利”,是以市场价将车卖给韩潮,并没有额外赚钱。但司法鉴定显示,车的市值在二十几万元左右,韩潮花费37.98 万,实际上多花了82089元。到了这里,“欺诈”才可以一锤定音。
除了时间,还有金钱上的花销。法院的受理费、律师代理费、北京到天津往返的路费和食宿,以及耽误工作的代价……韩潮粗略计算,这两年里,他花在官司上的钱有十几万。
还需要面对不断被拉长的战线——一个不够耐心的维权者无法跟特斯拉战斗到最后一刻。
韩潮认为,“在拖延时间上,特斯拉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最初,韩潮在天津起诉,特斯拉提到管辖权的问题,要求韩潮从天津到北京打官司,他又到北京重新起诉。
做司法鉴定时,“我给服务中心打电话,3天后去做可以吧?特斯拉说没有时间,鉴定需要双方都在场。最后等了半个月之后才去。”
2021年3月26日,二审的唯一一次谈话庭开庭,从上午10点半开始,7个小时后才结束。韩潮回忆,“中间只休息了15分钟,大家都没吃饭,要累死了。其中有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特斯拉在申请不公开审理。”
在这之后,审结时间又延期两次,距离二审开庭过了6个月,也就是上周,韩潮才收到了最终的判决书。

543z01ejyh5.jpg

543z01ejyh5.jpg


tn3sz4v4ftu.jpg

tn3sz4v4ftu.jpg


uk1vdpav0lm.jpg

uk1vdpav0lm.jpg

韩潮二审经历的三次延审。图 / 网页截图
在某种程度上,韩潮是幸运的,他的工作保证了几十万的年收入和自由的工作时间。“如果我是朝九晚五上班的人,很难空出时间精力去做这些。”
韩潮想到过,官司一旦失败,全部的代价要自己承担。但他较真、不信邪。“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有一个结论,到底谁错了。是我一个受害人活该,还是一个企业不应该。我迫切地想知道,合法维权到底是不是一个笑话。”
被改变的生活
7月末,每日人物在一家酒店的餐厅见到了韩潮。当时他正在等待最终的判决,“对自己有信心”,唯一的担心是最终的审结期限会不会推迟。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不久后,“8月2日”变成了“9月16日”。
虽然这次来北京与诉讼无关,但在过去2年里,韩潮在天津和北京至少往返十次,来的次数太多,只要他一收拾东西,家人就知道他要去北京了。
维权很大程度上改变了韩潮的生活。起诉特斯拉之前,韩潮会在每天下午去家附近的搏击馆练习三四个小时。在这之后,一周能去一次都是奢望。
因为与特斯拉不断地拉扯、无效沟通,有一段时间,韩潮的脾气变得暴躁易怒,会把情绪带回家里,跟爱人吵架,他正学着“努力克制”。
他的身体处于长期的亚健康状态,晚上很难睡着。“熬夜伤肝,最近视力也不太好了,看什么都很模糊。”他指着自己脑门上的一撮白发,“就是这一年长出来的”。
在与每日人物的对话中,韩潮提及最多的并不是打官司这件事的艰难,而是对特斯拉处理态度的无奈。

xvurb5zpihn.jpg

xvurb5zpihn.jpg

韩潮曾接受电视台采访。图 / 微博@ID-韩潮
最初沟通时,韩潮觉得特斯拉在玩“帽子戏法”:“我打销售电话,销售说你找服务中心,找服务中心,说让找售后,打售后电话说让找销售沟通。”三方互相推诿,却始终不解决问题。
后续维权期间,韩潮一直与特斯拉服务中心交涉,白天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推脱搪塞,说“不好意思我解决不了,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下班之后,他们就报警,称韩潮扰乱他们的正常经营。
韩潮也被特斯拉反击。在上海车展一位女性站上特斯拉车顶大喊“刹车失灵”后,特斯拉官方微博发了两篇文章称“韩某”参与、策划了今年的上海车展“特斯拉维权”事件。
韩潮告诉每日人物,他并没有参与。“3个当事人都说警察在第一时间把所有的手机记录,包括她们的社会关系、聊天记录、往来邮件,能查的都查了,没有跟我的聊天,警察也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因为车出现故障被拖走维修,特斯拉向韩潮提供了代步车,但多个自媒体账号都发布了同一标题文章《特斯拉:韩潮拒不归还代步车近两年》。

camm4oxmio4.jpg

camm4oxmio4.jpg

特斯拉服务中心曾向韩潮发过关于归还代步车的提醒。图 / 微博@ID-韩潮
这一切让韩潮感到自己像被塑造成了“维权无赖”。为了在舆论上反击,韩潮作为汽车博主活跃在微博上,更新维权进展,转发一些跟特斯拉有关的消息,然后@特斯拉法务部。2年时间,他的账号积累了12.5万粉丝。
见面的那天,韩潮头发工整地分向两边,似乎专门做了一个造型。韩潮解释,晚上他在微博上会有一场面向粉丝的直播。
那些粉丝不全是支持者。常常有人私信他,“用一些很难听的字眼骂我”。——在很多特斯拉车主看来,韩潮损坏了特斯拉的品牌声誉,也直接地导致自己购买的车辆品牌溢价大幅降低。
这些网络世界里的攻击至今还在持续着。
标志性的胜利
韩潮之所以能赢,一方面与他对法律的熟悉、明晰的证据链条,以及他维权的耐力和付出有直接关系。另一方面,在于特斯拉的傲慢。
张晓玲律师看过韩潮与特斯拉诉讼的一审和二审的判决书。在她看来,特斯拉“赢得太多,过于自信,一审的时候就没有认真对待”。
在一审中,特斯拉没有请执业律师作为辩护律师,只让法务出庭代理。特斯拉也没有准备充足证据,大部分证据集中在韩潮一方。到二审时,特斯拉提交了5份证据,但韩潮提交了14份。
韩潮也提到,二审时,特斯拉请来的专家出示意见函时,甚至写错了那辆Model S的车牌号。
张晓玲律师表示,“被判退一赔三之后,特斯拉仍然很自信,如果是其他大企业,这时候已经想着跟消费者和解了,但他们觉得二审可以赢,继续上诉,结果又输了。”
不管是对韩潮,还是对更多的电动车消费者来说,韩潮的胜利都是标志性的。
特斯拉进入中国的7年,以迅疾的速度改变了中国汽车行业和市场,电动车占据了不少原本属于燃油车的领地,带动国内多地颁布政策,鼓励电动车企业发展。局势明朗,“蔚小理”率先发力,其他品牌紧随其后,大厂诸如小米、百度也加入造车序列,连传统车企也不得不走上研发纯电动车的道路。
但在新闻里,电动车车主维权从不少见,他们或许是因为车辆频繁降价、芯片减配,或是因为疑似刹车失灵。几乎每隔几个月,就有新一轮维权。
电动车的配置与传统汽车不同,辅助驾驶、刹车与油门的革命,给配套的法律、规定与监管带来新的挑战,让汽车事故的责任界定有极大的难度,同时提高了消费者维权的门槛。
今年以来,有数起维权事件。在那些情形里,最关键的证据是掌握在特斯拉手中的车辆行车记录。当特斯拉拒绝提供数据时,第三方机构很难鉴定,到底是刹车失灵还是车主自己操作不当引起了事故。

ktfqmkqyowi.jpg

ktfqmkqyowi.jpg

今年4月,在上海车展内站在车顶维权的车主。图 / 视觉中国
除此之外,特斯拉会指定第三方质检机构,例如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来对刹车进行检测。但实际上,这家机构只能认证在正常行驶情况下车辆能否制动、刹车,并不能鉴定事故发生时,刹车是否在正常运转。鉴定结果与案件并不适配。
今年8月,上善若水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林文钦,驾驶蔚来ES8汽车时,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状态)开启,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身亡。后续家属与蔚来的官司,被困在“鉴定机构”上。
不管是特斯拉还是其他的电动车企业,对“赢”有超乎寻常的执念。
在传统的汽车行业里,车企与经销商(4S店)是两个分开的主体,汽车销售出去后,经销商承担后续的法律责任。消费者维权,针对的是经销商,负责赔偿的也是经销商。
但电动车的保养周期长,平均保养费用低,很难支撑起一家4S店。为了节省成本,增强对价格的掌控力,特斯拉坚持直营模式,也带动着国内的造车新势力在销售模式上的转型。
对这些电动车品牌而言,服务中心、线下体验店、销售部门,都是从躯干上伸出来的分支。作为一个整体,输掉官司的代价显然更大。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的数据,中国电动车销量的增长速度可能比全球其他任何地方都快,面对庞大的消费者群体,一个口子打开了,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被符号化的维权者
在维权的过程中,韩潮逐渐成为一个符号,也成了与电动车相关的舆论纠纷的靶心。到后来,一些其他品牌电动车出现相似问题被媒体报道后,都常常有网友@韩潮,问他怎么看待。
诉讼胜利之后,来恭喜韩潮的人不止有特斯拉维权车主,还有蔚来、理想等品牌的维权车主。似乎在他们看来,韩潮不止赢了特斯拉,不止赢了这个涉及欺诈的官司,其他跟电动车企业产生纠纷的消费者都在他的胜利里得到了鼓舞。

aju5mkpaj52.jpg

aju5mkpaj52.jpg

韩潮会在微博上开直播,并和粉丝们互动。图 / 微博截图
韩潮曾经加入不同的维权群,每个群都有上百人,群聊往往在短时间内由激烈地讨论归于沉寂。但这一次,“终于不是强势的车企获得胜利,是普通的车主获得胜利”。
汽车分析师张翔认为,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领军者,特斯拉因为欺诈消费者被判退一赔三,这一案例不仅对特斯拉有很大影响,对其他的车企,以及新能源二手车的管理也有更深远的警示作用,有利于二手车行业建立规范,杜绝欺诈行为。
但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特斯拉显然也看到了韩潮所承载的意义。与其说特斯拉在跟韩潮打官司,不如说打的是策略和心理。
就在昨天,韩潮收到了一份最新的起诉状——特斯拉认为韩潮在微博中称特斯拉为“无赖企业”“流氓企业”“江湖骗子”,侵犯了特斯拉“名誉权”,因此索赔5050000元。

otmijm040zm.jpg

otmijm040zm.jpg

特斯拉向他发出的民事起诉状。图 / 微博@ID-韩潮
除了这个官司,韩潮还有三个官司要跟特斯拉打。
其中一个是因为特斯拉称韩潮参与上海车展的维权,韩潮起诉了特斯拉侵犯名誉权;特斯拉也起诉了韩潮侵占代步车,并拆分成两个案件,要求韩潮支付代步车使用及修理费用共计77万左右。
愤怒之后,韩潮又开始忙着收集证据,跟律师沟通,准备新的“战役”,一个奢侈品买手被动地成为半专业法律人。
被问到有没有想过维权结束后回到生活正轨时,韩潮停顿了3秒,然后回答:“完全没想过。”
对他来说,维权还远远没到能停下来的那一天。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新手上路
:
论坛短信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2

帖子6

积分26

图文推荐

  • 【美女】人间水蜜桃,惹火大围度身材,堪称

    要问健身小姐姐们身上哪个部位最吸引人?不少人肯

  • 墨尔本男子倒卖奶粉,Tik Tok上晒银行流水

    最近,一名墨尔本男子在Tik Tok(海外版抖音)上

  • 70%澳洲人不欢迎更多移民

    最近,相信不少人的朋友圈都被一条所谓的“澳洲要

  • 1张脸获赞300w!美到被抖音防爆封禁?(组

    前两天,值网红圈火热团建。 国庆7天假期,有人休

  • 上海酒店厨师长工作纠纷狠杀女店长,目击者

    上海浦东一间酒店周五(15日)发生骇人听闻的命案